业务工作

增城金兰寺遗址考古发掘获重要成果
日期:2021-04-27 浏览次数: 字号: [ ]

image001.jpg

一、项目概况

金兰寺遗址位于广州市增城区石滩镇金兰寺村北部,县江河西岸,为珠三角平原北缘一处重要的史前贝丘遗址。1958年至1961年间,广东省博物馆文物工作队、中山大学、暨南大学历史系先后对遗址进行了三次发掘(总计发掘面积216平方米),发现距今约6000年的彩陶遗存。金兰寺遗址是广州目前考古发现年代最早的史前遗址,1984年被增城县人民政府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

image002.png

金兰寺遗址位置示意图

根据文物保护法规,配合广汕高铁石滩段项目工程建设,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对工程建设用地范围进行了考古调查、勘探,发现丰富的早期文化遗存。经国家文物局批准,于2020年11月起对金兰寺遗址进行考古发掘。

image003.jpg

金兰寺村全景

二、考古成果

本次考古发掘面积800平方米。截至4月13日,已经发现面积约500平方米的史前贝丘堆积,确认墓葬44座。其中新石器时代晚期42座,已清理33座,出土人骨33具;战国时期墓葬2座,已清理2座,出土人骨1具。另有柱洞1168个、灰沟21条、灰坑43个、水井3口、墙1处。出土陶鼎、陶豆、陶釜、石锛、石镞、青瓷碗等183件/套,以及贝壳、鱼骨、猪骨等标本240件。


image004.jpg

金兰寺遗址①层下遗迹分布全景(上北下南)

新石器时代晚期至战国时期墓葬是本次考古的最重要发现,已经出土保存较好的古人类遗骸34具。新石器时代晚期墓葬皆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排列有序,头部多向东南,坑内填大量贝壳。随葬品多为实用器,器类见陶鼎、陶豆、陶釜、陶圈足罐、陶纺轮、石锛、贝玦等,碎物葬现象比较普遍。墓底多有保存较好的人骨遗骸,仰身直肢葬居多,仅2具为屈肢葬,一次葬不见棺椁等葬具,人骨可见捆缚迹象。战国时期墓葬1座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底见1具保存完好的人骨遗骸,另1座为椭圆形墓口、长方形墓底的土坑墓,未见人骨和随葬品。34具人类遗骸为开展骨骼及牙齿形态学、骨骼生物力学、古病理学、古DNA分析、同位素分析等提供丰富的基础材料,对于研究和阐释史前时期中国华南地区古人类的微观演化以及中国古老型智人演化,厘清当时这一区域人群迁徙互动和生业方式转变等具有极其重要的学术意义。

image007.png

金兰寺遗址墓葬分布全景

image008.jpg

新石器时代晚期墓葬M1全景

10.M1随葬陶釜.JPG

M1随葬陶釜

9.M1随葬陶豆.JPG

M1随葬陶豆

本次考古发掘还发现一批与生活居址相关的柱洞、水井、灰坑、灰沟、墙等遗存,年代跨越新石器时代晚期、战国、唐宋各时期。这批遗迹与墓葬存在叠压打破关系,反映了在数千年的发展过程中,遗址所在地经历了墓地与居址不同功能的演变。

image022.jpg

新石器时代晚期灰坑H38

金兰寺遗址考古成果为重构新石器时代晚期(距今4000年前后)环珠江口地区人类生产生活及文化发展历史提供了极为重要的材料。本次已发掘的30多座新石器时代晚期墓葬,多数墓葬骨骸保存比较完整,在珠江口以至岭南地区都十分难得,对复原研究先秦时期环珠江口地区人种形态演变及人群迁徙互动意义重大。此外,遗址也为研究珠江三角洲地理环境变迁、人地关系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新石器时代晚期器物

3.陶釜·新石器时代晚期.jpg

陶釜

2.陶豆·新石器时代晚期.jpg

陶豆

三、公众考古及科学研究

金兰寺遗址考古发掘工作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在考古工作过程中,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考古和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积极开展公众考古活动和研学活动,先后组织多批高校学生赴现场参观研学,将历史课堂开在考古工地,讲好广州故事,传承羊城历史记忆,服务人民美好生活。

image040.jpg

省文物局专家组检查验收

image041.jpg

墓葬整体迁移保护
image042.jpg

古环境检测分析

image043.jpg

植物浮选
image044.jpg

广州美术学院师生研学活动

image045.jpg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师生研学活动

下一步,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将继续做好金兰寺遗址考古发掘工作,并与中山大学等单位合作,开展多学科研究,进一步挖掘金兰寺遗址的文化内涵,做好考古成果的整理、研究和阐释,为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贡献广州力量。